带你远足锦丰矿

添加时间:2019-08-28

看看锦丰矿最远的地方是我一直以来的“梦想”。

对于大多数员工来说, 锦丰矿业的中心大概就是选冶厂--行政楼--井口办公区域这一区域。那么我们就以此中心为出发点,向东南方向的浮选尾矿坝,正南方向的炭浸尾矿坝,再打道回府向西南方向的洛凡河,东北方向的东风井依次进发,顺便对二线同事“科普”一下公司一些专业性的工作。

图一:锦丰矿区

2019年1月31日这天,我们迎来了多天不见的暖阳,趁有机会,开启锦丰远足第一站:尾矿库。

图二:通向尾矿库区

沿选厂东边缘,一排深灰色的管线,竖向列队,每隔10米立柱固定支撑,紧贴铁丝网向西南深处延伸。这是一排通向浮选和炭浸尾矿坝的管线,也为我们引出一条通向幽幽山谷的矿区道路。随着车行,视线之内,两边山坡时而青草铺垫,时而灌木丛生,时而裸露山体,枯藤老树盘根错节……一种从闹市前往郊区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这排深灰色的管线,一条用于生产用水,一条为浮选尾矿管线,不远交汇处,2条炭浸尾矿管线加入。四条并驾齐驱向前,绵延达4.2公里,如同四条矫健长龙直奔两个库区,在山腰绵延,似一条玉带,时隐时现于山间。

浮选尾矿库,我来了。

图三  压滤车间 

远远望去,浮选库13条输送皮带机,节节延伸,如史前恐龙伸着长颈,执着而进取地将干渣吐送到远方;推土机紧跟其后往前推,向前碾……

走进压滤车间,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人过瘾: 4台压滤机伴着隆隆的运转声,夹带着水流声,像做夹心饼,又像是手工作坊压榨豆油,不断冲来的矿浆在此进行渣和水的分离。操作工就像纱厂“女工”,往返穿梭于压滤机边…..除了操控机器,还时刻关注滤压情况,如有堵塞,要用“狼牙棒”清除… 这像极了织工绕线接线….这里4台压滤运作,1名辅助工,每台滤机操作手1人,库区巡检1人,推土机司机3人倒三班…..当班班组也就7人! 身处车间,眺望四野,不禁感慨:白天山花烂漫你自开,凉风习习只能吹汗颜;夜晚尽管偏知春气暖,也只能任凭虫声新透绿窗阑。如此美景也只有我这个“闲人”来此感受了。

图四:洛凡河

还是沿着选厂东侧,向西南方向进发。 你不能迷路,因为有一条长达2000多米管线引领你前往。这是为矿山生产、生活、以及附近村庄供水的管线,可以称为锦丰矿的生命线!管线被装扮成深绿色,像一条绿的丝绦,扭啊扭地顺山势而下。

我们跟随“她”来到尽头,也就到了洛凡河。哇!金龙吸水般的一大二小三台泵卧于水中。这里是一级泵站的三台, 回走阶梯而上的二级泵站也有三台。两站点各有自己的MCC站。这些泵以运营十年以上,因此产生大量的维修。

说到维修,除了每天巡检,远程监控,那就是现场维修。单说每次洛凡河水位变化,都要重新布设管线、设备和浮子,电缆、桥架等也都要相应到位……乘载浮子的管道仅河道部分就延伸600多米。每年枯水期和蓄水季的到来,浮船泵大迁移便开始了,烈日下,水浆中,维修人员淋漓的汗水从黝黑的脸颊流下……这样的战斗,每年2次。选厂维修团队的维修工作除了洛凡河、选冶厂区所有设备,还覆盖浮选库、炭浸库、压滤车间、库区回水、渗水系统泵送系统等的维修,还有淋溶池、化验室、营地MCC发电机设备等….我不禁问维修工人数,回答说,加上工段段长,仅有电气30人、机修43人,包括办公室人员计划管理人员共78人。工作休假除以2,白班夜班除以2,请问,每天在现场的维修人员有几位?我想,这已不再是一道数学题了。

万事俱备,我们就只欠东风井啦。好,我们就去趟东风井!

图五:东风井主风机

东风井是井下主风机的所在地。主风机的主要功能就是把井下设备排放的各种污气排走。趁着黄昏散步,我采访一下负责东风井的孙工。

问:东风井是否有备用的风机呢?这台风机运行好多年了吧?

答:目前还没有。这种设备至少几百万的价位,备用不太现实。所以这台设备非常关键。

问:由此说来,你们部门平常对它维护就非常有压力了….

答:那当然,主风机是井下矿山最关键的设备之一!以前曾坏过几次,直接导致井下矿停产。修复后,我们每天都要上来查看,连续看了一年多,没有再发生影响生产的故障,就半个月一查看。但增加了每月保养,要停机,操作工进入到风机内部检查,这要趁着井下人员中午吃饭出井才能停机,不会影响生产……除了这样保养,平时,我们还有在线实时监测系统:风机的电流、风压、温度等关键数据都可以传输到井下控制室实时监控,一旦发现参数不合格,超标呀,温度高了,就会立马报警,我们维修人员就要第一时间赶赴处理……另外,东风井现场还有一位村民常驻监控,发现异常,会随时通知我们….

问:一直听说两翼通风是什么意思?

答:是这个意思。以前新鲜风都是从井口进去,斜坡道曲曲弯弯往下走,沿途分向左右巷道,联巷左右分开采矿,每个这个地方,都得把废烟抽出来。最理想的抽法就是中间主斜坡道是进新鲜风的,污风从左右巷道向两侧抽走… 可是现在只有一边能抽风……比较难受。东边有回风井,可以将污风排除; 但西边呢?新鲜风进去,污风也从这里出来,就会跑到主下斜和进入下一个巷道……将来如果东边有个竖井把东侧的巷道连起来,西边有个竖井把西侧的巷道连起来,这样的话,中间新鲜风进去,两侧巷道中放炮的粉尘就可以向两翼扩散被带走,那样井下环境就会改观很多。 西风井快建成了,…将来也由我们负责维护.

听着孙工这样娓娓道来的描述,我想起前不久看的电影《大黄蜂》…机器于人,是会有感情的呀! 愿西风井尽快投入使用!

远足至此,我从东写到西,从南写到北;远足的是锦丰现场的辽阔,目睹的是我们员工日夜岗位的坚守。春天山花烂漫,它们居于其中,夏季雨热,它们深藏其里;有秋的收获,他们带来一份踏实;有冬的孕育,锦丰迎着春的开始。“西南隅,一冬无雪天藏玉;烂泥沟,三春有雨地生金”!充填站杜工的这副对联,正写着锦丰矿业地杰人灵的卓而不露,孕育深藏的生机在诉说着锦丰的未来。

行文至此,感谢本篇“技术顾问”:王小兵、张耀军、谢康、刘绪林和孙保升。如有机会,我们远足井下,那里会有不一样的景观:几百米深的巷道,是井下挖金人驰骋的疆场。

持续改进部: 李海侠

2019-7-24